狂妄随想

我的!!生日礼物!!!!

所谓成长就是要乘风破浪

这几集虐得过分,成长的阵痛是必须的,但见证者和经历者都太苦太心酸。
感觉身宗太现实,钱出现了,银婆婆的咚锵镇就更是现实,最开始那个大家都在的咚锵镇里,大飞买菜没怎么计较过钱的问题;小青想不洗衣服不倒猫砂那谁也不舍得让她受委屈;白糖闯祸莽撞冒失最多挨大家一顿无奈的吼,现在他们没钱了,得干活了,闯祸就难过得戳心——因为没人会帮他们挡着了,师父不可能了,小青的烟火没用了,金婆婆鞭长莫及,叽里咕噜更是推动着他们迎难而上……
这时候才想起他们都是野猫崽,该是彻底离开襁褓的时候,再苦再累也一定要哭着喊着磨尖爪牙才能继续走下去。
迷宫里就想着相比而言最靠得住最成熟的三位怎么组成了一组,现在算是懂了。马欢乐一点也不欢乐,不开虐就让人疯狂吃苦,他指着那两只最冒失最娇贵的小猫给我们说,你看,这样才叫乘风破浪。
所以得找点甜的恢复一下,比如仔细回想,唱宗的师兄们都是大好人啊:
吹笛子的荣光:温润如玉
哇呀呀的大飞:宜室宜家
抖空竹的悠狸:人暖心善
maya都好戳~决定了以后去唱宗。
(纳兰:不不不这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

求老骨头肚子的最大容积

卡米尔觉得很有必要向裁判长提一些建议,比如禁止酒吧向未成年出售带酒精的任何食品什么的。

因为禁酒已经阻挡不了有些怪物了。

比如自己的大嫂,星月魔女。

凯莉灌完三瓶饮料又摸了几粒巧克力扔进嘴里,在一段荡气回肠的沉默后忽然站了起来,取下腰间的老骨头用力撑开,对着雷狮说:“喂海盗头子,给本小姐钻进来。”

忽略老骨头的哀嚎,又是一段荡气回肠的沉默。

那天是休战日,有人提议开个party聚一聚,所以大多数选手都在场。

雷狮当场捏碎了啤酒瓶子。

卡米尔和帕罗斯可劲儿摁住佩利并堵住他的嘴。

所有人都知道那是雷狮的女友,雷狮没有直接发作。他努力告诉自己要冷静。

凯莉见雷狮没动静,好像有些急了,抢在他之前开了口:“喂喂听到了没你难道还要我请吗?雷狮你记着,你可是本小姐的私有财产,所以得听我的!现在本小姐要把你藏起来,免得总有其他人盯着你看来看去的,本小姐不爽很久了!”

“哇哦~”,众人感叹。

的确,因为出众的样貌,总有几个小姑娘会在背后对着雷狮偷偷发花痴,不过雷狮从没在意过这些鶸,他本以为凯莉更不可能。

“雷、狮?”凯莉背后升起了星月刃。

所有人看向沙发上的海盗头子,只见雷狮笑了笑,朝着凯莉举了举双手作投降状,然后长腿一伸站起来,走向了满眼绝望的老骨头。

哇他开始钻了……等会儿?!堂堂凹凸大赛第三、最强宇宙海盗团老大、小锤致残大锤送命的雷狮大爷——居然这么听话的吗?!别这样连安迷修的呆毛都吓直了好吗!

大家眼睁睁地看着那只净高186的狮子有些艰难地钻进了老骨头的嘴,然后被一脸满足的凯莉别在腰间还拍了拍,就这么带走了。

啊自己肯定喝醉了吧雷狮凯莉今天是不是就没来过刚刚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吧……

众人如梦似幻地举起杯子继续开喝。

如梦似幻的金宝突然如梦似幻地想——

老骨头肚子容量真大嘿……

第二天

“金我昨天到底干了什么为什么今早醒来就看见雷狮睡在我身边啊啊还有我存在老骨头肚子里的酒心巧克力都去哪了?!!!”

被pia飞的雷狮掏出没收的巧克力:啧。

万载荣光 (1)

CP:睡美人雷&沙漠导游安
第一次写文,是个he!诸多不足请多指教!!!以及手机码字党尽力了……

————————————
安迷修很佩服现在这些小年轻的勇气,从来把导游的安全科普当耳旁风,不让去哪偏要去哪。他前脚叮嘱沙漠里的建筑不要乱进,后脚那对呆毛双胞胎就趁着他搭帐篷的间隙蹿进了远处的那座白色城堡。

自从带上这对双胞胎,安迷修觉得一路上自己都快从导游进化成老妈了……认命地顺着脚印跟过去,安迷修发现这座城堡比自己想象的要高大得多:整个建筑大概有四十米高,底部整个儿埋进了沙土中,明明看上去已久经风霜却依然完好无损,它外表是在黄沙中格外惹眼的雪白,大门是金色的,上面雕刻着两只狮子一样的猛兽。此刻正值傍晚,城堡类似于巴洛克式的大圆顶正上方,一轮硕大的圆月已在太阳的余晖中显现出轮廓,威风凛凛的猛兽在夕阳下浮动着流光,整个城堡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威严和神秘感。

太反常了,自幼在沙漠边缘长大,安迷修还从未听说过这片大漠里有这样一个存在。现在这座城堡的大门敞开着,两串脚印在此终结,安迷修还发现了两个孩子在门口掸掉脚上沙子的痕迹。望着门后高大幽深的长廊和天边快要消失的太阳,安迷修抽出腰间的两把匕首攥紧,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长廊也是一片白色,两侧的柱子上缠绕着金色的花纹,脚下铺着一条陈旧的红毯延伸到长廊尽头,上面似乎也用金线绣着繁复的图案。借着头顶天窗落下的光束,安迷修发现这些图案构成元素大多是玫瑰和狮子,还有一些叙事性的画面,不过安迷修没什么心情欣赏它们。这里大概是一个国王的城堡,狮子估计就是王国的象征吧……所以自己都快走到头了,艾比和埃米在哪?

安迷修在走廊尽头停下脚步,拱门后似乎是一个大厅,太阳已彻底坠入地平线,大厅里有银白的月光洒下。

看来只能进去找找了。

在沙漠的废弃建筑里通常总能和一些动物朋友相遇,而且它们有时既不可爱也不友善,比如狼什么的。虽然一路过来什么也没遇到,但这里平静过头了,安迷修总觉得前方的黑暗里有什么东西一直在盯着自己,他将两把匕首交叉举在胸前,小心翼翼地踏进去。

这个圆形大厅比自己想象的要宽阔得多,穹顶之上的天窗洒下大片月光,安迷修得以看清它的全貌。看来这里的主人偏爱白色和金色,大厅的画风和长廊差不多,只是地上没了华丽的红毯。凝视仿佛近在咫尺,借着月光安迷修找到了目光的来源——地面上有一只用黑色的线条勾勒出的巨大雄狮,它以一个准备攻击的形态面向长廊,双目紧盯前方,向来访者示威。

狮子被刻画得太过生动,像是一个被束缚于此的活灵,安迷修被盯得有些发怵。他移开目光,抬头四处张望,发现因为天窗的巧妙设计,落在大厅的光束形成了一条路,路的尽头处有一座高台,上面金色的王座被最大的一束月光笼罩,依稀能看到有人坐在上面。

“艾比小姐?埃米?是你们吗?”

回应他的只有回音。

那只好过去看看了。安迷修本能地想避开地上的狮子,但很快他就发现这位大爷铺满了整座大殿,没办法只好踩着过去了。脚下的地面有些凹凸不平,安迷修低头仔细看了看,原来狮子是有人在地上刻下浅浅的凹槽然后用黑色液体灌出来的,凑近了依稀还能闻到一点奇怪的味道。

不要是自己想的那种液体吧……

他走过空旷的大殿,踩上金线装饰的台阶,一步一步走近王座上被月光笼罩着的那个人。安迷修已经意识到这不是呆毛姐弟中的任何一个,估计只是一具干尸,现在自己应该保持警惕然后停下,但他莫名不想停下脚步,好像这样仰望着走向某个人的动作自己已经做了无数遍,在很久很久以前。

登上高台看清那张脸的那一瞬,安迷修简直忘记了呼吸。

从没见过这样好看的人,显然造物主赐予了他莫大的宠爱。男人一袭镶金黑袍,头戴一顶暗金色的王冠,端坐在光华流转的王座上,一手撑着头,似是在小憩。他眉骨颇高,五官精致得过分却又丝毫不显女气,带着和西方人类似的立体深邃,双目微闭,纤长的睫毛投下小片阴影,月光映着男人的皮肤瓷白,整个人有一种半透明的不真实感,原本过于凌厉的眉眼也无端温柔了几分,他好像在做一个愉快的梦,细细看来嘴角微扬。

月下观美人。

安迷修脑海里无端地冒出这么一句。打小生活在沙漠边缘的一个落后村庄,民风粗犷,甚至还沿用着不知来路的祖先留下的古老文字和语言,可想能接受的教育实在有限。作为村里少有的能认识汉字讲普通话的,眼前这位王让安迷修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赞美之词少得可怜。

呆愣半晌,安迷修鬼使神差地想要抚摸那张脸。他把右手的流焱插回腰带,又在里面干净的衬衣上用力擦了擦手,这才小心翼翼地把手伸过去。

指尖一片冰凉柔软,那是顶级丝绸才可媲美的触感,安迷修没摸过丝绸,他只觉得这感觉太过熟悉,他不由得轻轻摩挲着男人的面颊。

不,不应该这么凉,他应该是温热的,是鲜活的,他会睁开眼看着自己笑……

安迷修着了魔似的,指尖在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庞上贪婪地流连,丝毫没发觉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微闭的眼睑忽的微动,男人竟缓缓睁开了双眼,安迷修猝不及防与一片紫色的星海相遇。他的手还停在人家脸上,愣愣地看着活过来的男人,那双眼睛太过熟悉,男人的名字在唇齿间勾勾缠缠,却难以倾吐。

男人却丝毫没有惊讶,他好像算准了安迷修会来,甚至抓住安迷修那只摸来摸去的手轻轻蹭了蹭,薄唇轻吻安迷修有些粗糙的掌心,亲昵得像是恋人。

男人懒懒地开口,说的竟是安迷修熟悉的古老语母语,男人嗓音低沉,原本听着有些粗犷的语调在他的嘴里变得如咏叹调一般优美。

他说:“安迷修,你总算来了。”

tbc.

感觉写得好啰嗦。。。会有后续的!

到货了啊啊啊啊~\(≧▽≦)/~~\(≧▽≦)/~为酿总打call!!!!

书买到啦开心^ω^~大爱pp女神!不过这是还会再出一本的情况吗?

关于国庆假的前一天

安迷修附在雷狮耳边轻轻地说着
温热的气息拂过耳廓
仿佛东南季风悄然登岸
雨落时荷塘的欢腾
带着雾气与迷蒙的欣喜
他说着
“雷狮,这次放假没作业。”
——《醒醒》

晚安吻

雷狮第一次见到安迷修,是在老家后山的森林里,拥有翡翠般双眸的白衣少年身披仲夏夜的星辉向靠在树下的他走来,仿佛是夜的妖精。
心突然飘了一下。
“喂,我叫雷狮,你叫什么名字?”
“安迷修。”少年愣了愣,随即向雷狮报以一个微笑。
就好像原本司空见惯的星空被瞬间点亮,见怪不怪的森林瞬间重获新生,而雷狮被推入其中,再也出不来。
雷狮每个夏天都会回老家去,后来他留在老家上学,工作,后来的后来,他只向父亲要得了老家房屋的继承权,盘下后山的森林,甚至在森林里修了个小屋。
“我爱上那片森林了。”雷狮如是说。
就这样过了很多很多年。
又是一个仲夏夜,雷狮躺在林间小屋前的躺椅上,像是往常打个小盹一样缓缓地闭上双眼。
“安迷修,我有些困了,你给我个晚安吻吧。”
没有像以往嘲笑雷狮说胡话,安迷修俯下身子,缓慢而庄重地将年轻饱满的唇印上雷狮的,又游移到那满是皱纹的面颊,最后停在掩着紫色瞳孔的眼睑。
夜的妖精身形渐渐透明,化作光点汇入夜色。
躺椅上的他也噙着笑陷入了永恒的梦。
“晚安。”

emmmmm是萤火之森的设定,安哥碰到人类就会消失什么的,不知道有人写过没。。。总之第一次发,求轻喷。。。